• 当前位置:首页 >> 合同纠纷 >> 合同履行
  • 合同履行
  • 签订汽车以租代购租赁合同,法院认定系融资租赁合同
    来源:曾祥锋律师团队案例整理 | 日期:2021-11-28 12:20:09

    x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一审起诉请求被告一向原告支付租金欠款19160.96元,逾期支付租金的滞纳金5748.28元,赔偿原告损失43200元;被告二对上述费用承担连带给付责任;三、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公告费、保函费等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原告(甲方、出租方)与被告(乙方、承租方)于2018411日签订《以租代购租赁合同》,约定原告根据被告要求,提供车辆,汽车名称及型号:起亚K5汽车,车牌号×××,颜色黑色,发动机号码为***,车架号码为***的汽车供被告承租使用。合同第二条约定,租赁期限为三年,自2018411日起至2021410日止,三年期满后,签订车辆挂靠协议。首付金,每辆车为18888元,租金标准,每辆车4000/,被告按月向原告支付租金,于每月4日前将月租金支付到原告账户;合同第三条约定,被告按年向原告支付管理费,被告现预付管理费3600元,下次交纳日期为201944日;合同第四条约定,原告按照被告的要求善意为其提供租赁服务,被告不得以任何理由要求原告退还已缴纳的任何费用;合同第五条约定,租赁期限届满且被告租赁期间未违反本合同约定的,原告依约将租赁车辆的所有权转移给被告所有,但不包括号牌及营运证照;合同第六条约定,租赁期间,每年由原告提前一个月代被告购买租赁车辆的保险,投保险种包括但不限于交通强制险、盗抢险、自燃险、车辆损失险和第三者责任险、承运人险,覆盖不计免赔,被告应于租赁车辆保险到期前15日内将原告垫付的保险费支付给原告,否则视为被告违约,原告有权收回租赁车辆,由被告承担违约责任;合同第七条约定,原告有权要求被告及时足额支付租金、管理费、履约保证金及其它费用。被告必须按照合同要求时间按时交付租金及管理费,租赁车辆租金及管理费逾期支付,月租金及管理费按原租金及管理费的200%收取滞纳金,如未按规定期限付清,原告有权收回车辆;合同第九条约定,若被告因故要求退租,须向原告提出书面申请,在赔偿原告损失,损失赔偿标准及计算方式:(交车时车辆评估价值-退车时车辆评估价值-已支付租金)=总租金的30%,且经原告书面同意后,双方办理退租手续,本合同终止。

    上述合同签订后,原告于当日将车辆交付给被告,2020110日左右原告以被告欠付租金为由将车辆收回,车辆收回后,原告将车辆另租予他人使用。

    另查明,截至原告将车辆收回,被告已租赁车辆约21个月,原告自认此期间被告共向其付款123673元。按合同约定,此期间被告应付租金共计84000元。原告主张双方约定的首付款18888元系用于支付车辆购置税12600元、安装GPS设备费用2688元及2018年管理费3600元。

    原告举证证明该车辆2018412日至202054日保费情况如下:2018412日至2019411日交强险保费及车船税为2280元,201854日至201953日商业险保费为10466.94元,2018413日至2019412日承运人险保费为275元;2019412日至2020411日交强险及保费车船税为2280元,201954日至202053日商业险保费为10379.02元,201954日至202053日承运人险保费为375元。

    被告向法庭举证2018411日(合同签订当日)借条两张,内容为被告分别向原告借款12888元及13000元。关于该2张借条,被告主张,其因未能向原告支付租车相关费用,故而向原告出具该2张借条,现其已将该款项还清,但被告未能举证证明其已还款的事实。原告就被告主张的上述两张借条的成因予以认可,此外,原告向法庭出示金额为15000元的借条一张,原告主张,因被告未还清前述两张借条中的借款,故于2020113日向原告重新出具该借条。经法庭询问,原告确认,该借条中的欠款15000元,已包含于原告诉请之中,即原告已将被告的付款优先折抵该借条中的欠款,进而视为被告已清偿该借条中的15000元。根据被告证据显示,2019929日,案涉车辆进行保养时,车辆行驶里程为104389公里。原告自认其将车辆收回后,已另行出租他人使用,车辆现行驶里程约为20万公里。原告以该车辆行驶里程20万公里对该车辆的现价值进行网上估价,其评估车商收购价为69600元至74200元,个人交易价为74200元至76600元。被告a对案涉合同中其本人签名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原告未申请对该签名的真实性进行鉴定。

    一审法院认为,融资租赁合同是出租人根据承租人对出卖人、租赁物的选择,向出卖人购买租赁物,提供给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本案原、被告间签订的《以租代购租赁合同》约定,原告根据被告要求提供汽车供被告承租使用。案涉车辆新车购置价为142800元,至被告承租时该车已购买约一年之久,被告向原告支付的租金为每月4000元,租期三年,租金共计144000元。合同第五条约定,租赁期限届满且被告租赁期间未违反本合同约定的,原告依约将租赁车辆的所有权转移给被告所有;合同第三条约定,被告按年向原告支付管理费每年3600元;合同第六条约定,租赁期间,车辆保险费用由被告支付。此外,经查阅资料,本案原告在号民事案件中,对与本案相同的其他《以租代购租赁合同》亦自行界定为融资租赁合同。故现本院现根据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七条对融资租赁合同概念的界定,结合本案标的物的性质、价值、租金的构成以及当事人的合同权利和义务,认定本案涉合同实为融资租赁合同,而非普通租赁合同。

    现本案原告已于2020110日左右将车辆收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出租人依照本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请求解除融资租赁合同,同时请求收回租赁物并赔偿损失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前款规定的损失赔偿范围为承租人全部未付租金及其他费用与收回租赁物价值的差额。合同约定租赁期间届满后租赁物归出租人所有的,损失赔偿范围还应包括融资租赁合同到期后租赁物的残值;第二十三条规定,诉讼期间承租人与出租人对租赁物的价值有争议的,人民法院可以按照融资租赁合同的约定确定租赁物价值;融资租赁合同未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可以参照融资租赁合同约定的租赁物折旧以及合同到期后租赁物的残值确定租赁物价值。承租人或者出租人认为依前款确定的价值严重偏离租赁物实际价值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委托有资质的机构评估或者拍卖确定。本案原告已收回租赁物,应认定原告已选择解除与被告间的融资租赁合同,现原告请求被告支付欠付租金及滞纳金并赔偿损失,故而原、被告应根据上述法律规定确定收回租赁物的价值,以确定承租人全部未付租金及其他费用与收回租赁物价值的差额,进而确定在收回租赁物后,原告是否仍有损失(包括全部未付租金及滞纳金),被告是否应予支付。但本案原告在收回租赁物后,将车辆另行租予他人进行使用,导致车辆行驶里程大为增加,而被告对原告以该车现状进行网络评估得出的价值不予认可,双方对收回租赁物的价值存有较大分歧,且原告明确拒绝申请对车辆价值进行评估,导致法庭无法判断原告在收回车辆后是否仍存有损失,故应由原告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对原告主张的欠付租金、滞纳金及损失,本院不予支持。关于案涉合同中约定的收回租赁物折旧计算方式:交车时车辆评估价值-退车时车辆评估价值-已支付租金=总租金的30%。该合同为原告提供的格式合同,而该格式合同中的此项约定排除了被告请求对收回租赁物价值进行评估的主要权利,且该计算方式并无合理依据,故,双方在该格式合同中约定的该计算方式无效。

    另一方面,纵观本案,原告系专门从事车辆租赁业务的公司,其将车辆租予众多谋职者用于营运以赚取收入,而众多承租者的营运业务又波及营商环境的广大网络,对整个营商环境具有深远影响,现原告该项租车业务涉案众多,故对本案进行深入细致剖析、公正裁判,不仅有利于维护原、被告的合法有权益,有利于维护营商环境,更关系到众多承租者的民生问题。故,本院对案涉车辆收回前被告所缴费用进行了如下详细分析:

    被告自租车以来共向原告付款123673元,按双方合同约定的收费标准,在车辆收回时,被告并未拖欠原告租金。具体分析:被告自2018411日起至20201月约10日止承租案涉车辆,按双方合同约定,被告承租车辆期间应交付租金共计84000元。关于原告主张的管理费问题,合同约定管理费为3600元每年,故此期间被告应支付的管理费应为6302元。关于原告主张的保险费问题,原告应承担的2018411日至2020110日的保费情况如下:2018412日至2019411日交强险保费及车船税为2280元、2019412日至2020110日的交强险及车船税1705元(273天),合计3985元;201854日至201953日商业险保费为10466.94元、201954日至2020110日商业险7137(251),合计17604元。2018413日至2019412日承运人险保费为275元、201954日至2020110日承运人险258元(251天),合计533元,以上被告承租期间应承担保费共计22122元。关于2018411日至201853日的商业险数额,原告未向法庭提供证据,根据被告承租期间的商业险费用情况估算,该期间共计22天,保费约为630元,故,被告承租期间应当缴纳的全部保险费约为22752元。

    关于原告主张的违章款4690元,因被告未在法庭限定时间内提出异议,故本院对此予以认可,被告应当向原告支付。关于原告主张被告违章扣16分的赔偿问题,原告主张被告赔偿1600元并未超出合理范围,本院对此予以支持。关于原告主张的两次收车款共4000元,原告未能举证证明该费用真实发生,故本院对此不予支持。关于双方约定的首付款18888元,原告主张该费用包括被告应缴纳的车辆购置税12600元、安装GPS设备费用2688元、2018年管理费3600元。关于由被告向原告支付车辆购置税12600元及安装GPS设备费用2688元之主张,因被告承租车辆并非新车,且原告已将车辆收回,而原、被告对该项费用又无约定,故本院对原告该主张不予支持。而2018年管理费3600元,前述计算管理费时已计入,不应重复计算。综上,该首付款18888元应予折抵被告应缴纳的其他款项。

    综上,被告在承租车辆期间应缴纳费用共计119344元(租金84000+管理费6302+保险费22752+违章款4690+扣分赔偿1600元),而被告在此期间实际共向原告付款123673元。可见,在原告收回车辆时被告并未欠付租金,故原告无权请求被告向其支付租金及违约金。关于被告主张的车用气瓶安装费3600元,因被告未提出反诉,本案对此不予审理。关于原告请求被告a承担还款责任的问题,被告a否认案涉合同中其签名为本人所签,而原告明确表示不对合同中a签名真伪进行鉴定,故应由原告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a不应对案涉合同承担责任。

    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原告x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为合同纠纷。案涉《以租代购租赁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已经成立并生效,双方当事人应依照约定和法律规定行使权利、履行义务。二审期间,上诉人经本院询问,表示仅对一审法院将保险费和管理费用按天计算以及未支持其关于违约金、滞纳金、首付款的诉讼请求存有异议,本院二审期间围绕其上诉请求审理。

    关于保险费和管理费,上诉人自认在双方合同履行期间已经取回车辆,双方合同在事实上已经解除。合同解除后,双方应履行恢复原状的义务,故虽然保险费和管理费系按照年度交付,但是合同解除后所对应的管理费不应由被上诉人承担,一审法院按照解除时间按照实际天数计算被上诉人应缴纳的管理费和保险费,并无不当;关于首付款问题,上诉人自述首付款系由车辆购置税及设备安装费用构成,且该车辆出租时并非新车,现上诉人已经将车辆收回并出租他人,故该费用不应由被上诉人承担;关于上诉人主张的滞纳金、违约金,本院认为,无论是违约金还是滞纳金,其性质均为违约方对守约方损失的一种填补和补偿,现案涉车辆已经收回且已经出租,损失已经无法计算,且根据一审法院对被上诉人实际支付款项的总额和租期内应支付款项的计算,上诉人在车辆回收时,被上诉人已经不再欠付租金,故对于滞纳金和违约金,亦不应支持。

    综上,上诉人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推荐律师
  • 曾祥锋律师电话:13866722060
    微信:13866722060
    办公地址:合肥市马鞍山路与望江路交口金中环广场C座20层
  • 最新文章
  • 本网简介 | 法律声明 | 律师合作 | 在线留言 | 诚聘英才
    合肥律师网 版权所有 手机:13866722060 地址:合肥市马鞍山路与望江路交口金中环广场C座20层
    Copyright 0551law.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 皖ICP备1020383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