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劳动工伤 >> 劳动合同
  • 劳动合同
  • 拒绝公司的三次出差安排而被辞退,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不支持劳动者要求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二审改判赔偿
    来源:合肥律师-合肥律师事务所 | 日期:2022-06-15 19:17:19

    案由劳动争议

    a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b公司向其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20000元。

    a曾以要求b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为由,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该委作出裁决书,驳回a的仲裁请求。a不服该裁决,于法定期限内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劳动者应当完成劳动任务,提高职业技能,执行劳动安全卫生规程,遵守劳动纪律和职业道德。”

    本案中,关于b公司将a辞退是否构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本院认定如下:首先,b公司与a签订的末次劳动合同中,关于工作地点的约定内容明确,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在明确约定了a同意接受b公司安排的短期或长期出差工作情况下,a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此理应知悉。进而,a返岗工作后,对b公司前两次的异地出差安排,a均予以拒绝,b公司在听取了a的反馈后,表示安排其他人员出差并将a调整至项目工作2周,并告知了其不服从工作安排的法律后果。此后,在b公司第三次安排a异地出差时,a仍表示拒绝。综合考虑到以下情形:其一,在项目上从事前端工程师工作,属于a的工作职责范围。其二,b公司安排a出差的情形,并不在《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中规定的女职工在孕期或常规期间禁忌从事的劳动范围之列。其三,b公司所安排的出差地点为省会城市,并未阻却a有可能的就诊需求。其四,2020a流产休假结束后返岗上班,此后并无遵医嘱休息的病休证明。综上,b公司第三次安排a异地出差并无不当,属于正当履行用人单位管理权的范畴,a在被告知相应后果的情况下,仍拒绝服从工作安排,违反了基本劳动纪律。在此情形下,b公司据此将a辞退,符合法律规定及双方劳动合同的约定,a主张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请求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驳回a的全部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b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是否构成违法解除。如果构成违法解除,则b公司需向a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在判断b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是否构成违法解除之前,需要先明确b公司解除劳动合同行为的事实理由、制度及法律依据。根据b公司的主张及其他在案证据,其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事实理由是a不服从工作安排,制度依据则有两个,一个是劳动合同第十三条的相关约定:“为避免双方对‘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解释存在异议,甲乙双方经协商,特别对以下情形予以确认。乙方同意,当以下情形发生时,视为其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甲方可依法与之解除合同并不予任何经济补偿。当上述情形给甲方造成损害的,还应承担损失赔偿责任……13.4.6……拒不服从指挥、监督、正常工作安排和工作调动,经劝导无效的;……”另一个则是公司规章制度《内部人力资源调拨流程》《管理规定》的相关规定。主要是《内部人力资源调拨流程》第三条第5款规定:“根据公司劳动合同第九条中2.4规定:‘拒不服从甲方正常工作安排,停止工作的,甲方可以立即解除劳动合同而不给乙方任何补偿,给甲方造成损失,乙方还应赔偿甲方的损失。’”基于上述事实理由和制度依据,b公司以a“在职期间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进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作出单方解除行为。

    前述劳动合同约定以及规章制度的规定,能否有效支撑b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实施解除行为?对此,本院作如下分析。

    一、现行法排除了在法定解除情形之外另行约定解除条件的空间。《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应当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从该规定可见,该法中关于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的规定,是强制性规定,用人单位不得突破该法,另辟解除劳动合同的蹊径,否则就构成违法解除,需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易言之,用人单位只能依据该法明确规定的情形施以解除行为:用人单位可以依据第三十六条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可以依据第四十条规定的三种用人单位无过失情形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可以在满足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时,依法定程序进行经济性裁员,又或者如本案中的b公司一样,依据第三十九条单方解除劳动合同。但是,第三十九条列明的情形非常具体且没有兜底性条款,其用意之一就是严格限制用人单位随意突破法律规定解除劳动合同,以实现该法第一条阐明的立法目的——维持劳动关系的稳定、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通过以上分析可见,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体系下,实际上排除了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跳出法定解除情形之外另行约定解除条件的空间。

    二、b公司能否通过劳动合同第十三条的相关约定,对劳动规章制度的内容做扩充,即b公司能否在劳动规章制度之外,通过劳动合同特别约定的方式,将劳动规章制度中没有规定的内容也视为b公司的劳动规章制度?对此本院认为,由于劳动合同第十三条的相关约定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原则上不能直接将其视为b公司的劳动规章制度。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条明确规定,“用人单位在制定、修改或者决定有关劳动报酬、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劳动安全卫生、保险福利、职工培训、劳动纪律以及劳动定额管理等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或者重大事项时,应当经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全体职工讨论,提出方案和意见,与工会或者职工代表平等协商确定。”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五十条进一步强调,“用人单位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条规定,通过民主程序制定的规章制度,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及政策规定,并已向劳动者公示的,可以作为确定双方权利义务的依据。”也就是说,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劳动规章制度,只有经过劳动合同法第四条规定的民主程序制定、修订的,才能作为确定双方权利义务的依据。因此,通过劳动合同特别约定的方式,将劳动规章制度中没有规定的、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内容也视为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实际上是用人单位变相规避了劳动合同法第四条规定的民主程序,使未经法定民主程序的规则也可以作为劳动规章制度使用,这显然有悖于劳动合同法第四条以及前述司法解释的规定,将使劳动合同法第四条形同虚设。并且,从实践来看,劳动合同基本是用人单位单方制作的格式合同,不容劳动者作变更约定,其主要体现的是用人单位的单方意志,如果允许通过劳动合同约定扩充劳动规章制度的内容,则将使用人单位轻易就能够适用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作出解除,从而令劳动合同法确立的严格限制用人单位随意突破该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立法本意落空。

    三、b公司规章制度《内部人力资源调拨流程》《管理规定》的相关规定,能否作为b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的有效制度依据?对此本院认为,首先,相关规定赋予b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等处罚劳动者的权利,因此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条规定的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劳动纪律,则根据该条法律规定以及前述司法解释的规定,《内部人力资源调拨流程》《心管理规定》的相关规定应当经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全体职工讨论,提出方案和意见,与工会或者职工代表平等协商确定,才能作为确定双方权利义务的依据。但是从b公司的举证来看,尚不足以证明上述规章制度的制定或修订经过了前述民主程序,因此,其不能作为确定双方权利义务的依据。其次,《内部人力资源调拨流程》第三条第5款规定,“根据公司劳动合同第九条中2.4规定:‘拒不服从甲方正常工作安排,停止工作的,甲方可以立即解除劳动合同而不给乙方任何补偿,给甲方造成损失,乙方还应赔偿甲方的损失。’”但是本院经审查双方正在履行的劳动合同,并未发现上述劳动合同第九条中2.4的规定,因此,《内部人力资源调拨流程》第三条第5款显然无法直接适用于a

    综上分析,前述劳动合同约定以及规章制度的规定,不能有效支撑b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实施解除行为。

    但是,考虑到在现实劳动合同履行过程中,难免有劳动者会出现种种难以预料的、有违劳动纪律或职业道德的行为,而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囿于制定条件,难以包罗万象、对所有可能发生的严重违反规章制度的行为都事先作出规定,此时,用人单位能否基于劳动者对劳动纪律或职业道德的违反而解除劳动合同?对此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劳动者应当完成劳动任务,提高职业技能,执行劳动安全卫生规程,遵守劳动纪律和职业道德。”由此可见,遵守劳动纪律和职业道德是法律对劳动者的基本要求,也是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在劳动合同履行过程中的具体体现。如果仅因为用人单位规章制度没有对所有可能发生的违反劳动纪律和职业道德的行为全部覆盖,就令用人单位不得解除劳动合同,则有违公平和诚实信用原则,也是对劳动者行为的过度纵容,从社会总体看,不利于实现《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一条阐明的立法目的——构建和发展和谐的劳动关系。因此,本院倾向于认为,即便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中未作出明确规定,如果劳动者存在的违反劳动纪律或职业道德的行为达到一定的严重程度,仍可以视为对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严重违反,用人单位得类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的规定解除劳动合同。只不过这种类推适用,应当基于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在充分考虑劳动者的主观过错程度、影响的严重程度,用人单位管理行为的必要性、妥当性以及是否存在激化矛盾等不当情形的基础上,对劳动者违反劳动纪律或职业道德的行为做审慎的审查,以期在平衡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与用人单位用工自主权的同时,避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的类推适用被泛化。

    具体到本案,其一,劳动合同中虽然约定a同意接受b公司安排的短期或长期出差,但是也明确a的基本工作地点在某市。因此,从20205日至6日短短不到1个月期间里(如剔除20206日开始的为期2周的驻场项目则时间更短),频繁安排a去外地进行时间较长的出差,安排本身难说严格符合劳动合同的约定。其二,b公司安排的第一次出差,是在a刚过医院建议的2周全休期间之后,安排其去西宁出差2个月,考虑到a的身体状况以及出差时间较长,该安排有欠妥当。b公司安排的第二次出差,是安排a202069日去江西项目出差,但是对于此次出差的结束时间却并未明确,这也不尽合理;并且a也及时向公司提交了病历证明医生有让其2020610日复诊的医嘱,因此a拒绝此次出差亦有合理理由,故b公司在收到a提交的复诊医嘱之后,撤回了此次出差的安排。其三,a第三次拒绝b公司安排其去南宁出差2个月的行为确实有违劳动合同的约定,属于不服从工作安排、违反劳动纪律的行为。但是考虑到a术后身体的实际恢复和治疗状况,本院认为a在整个事件里并无主观上的重大恶意,其行为也谈不上造成多严重的影响,尚难以达到在规章制度外,严重违反劳动纪律或职业道德、足以解除劳动合同的程度;而b公司前两次出差安排本身欠缺一定的妥当性,并且其提交的证据尚不足以充分证明其在a流产手术后短期内频繁安排较为长期的异地出差具有必要性。综上,b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依据不足,有违法律规定,故本院认定该解除行为属违法解除,其应当依法向a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20000元。

    综上所述,a的上诉请求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一审民事判决;二、b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a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20000元。


  • 推荐律师
  • 曾祥锋律师电话:13866722060
    微信:13866722060
    办公地址:合肥市马鞍山路与望江路交口金中环广场C座20层
  • 最新文章
  • 本网简介 | 法律声明 | 律师合作 | 在线留言 | 诚聘英才
    合肥律师网 版权所有 手机:13866722060 地址:合肥市马鞍山路与望江路交口金中环广场C座20层
    Copyright 0551law.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 皖ICP备10203835号-3